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琼海在线广告业务联系

主题: 冯衍甫 | 衣

  • 旧雨常来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476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7/5 15:04:58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琼海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■冯衍甫 



    “衣、食、住、行”,“衣”字当头。自古以来,人们对“衣”就十分看重。

    当皇帝的,若无黄袍加身,决不能“九五登基”。为臣为宦者,甚至皇亲国戚也不敢私自裁穿黄袍,那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,是要招致杀身之祸的。

    当官的,以服饰示别。红袍知县,蓝袍知府,倘莽袍在身,必是京官大员了。

    习武事佛,衣钵传人;从文读书,须长衫一领。孔乙己身上的长衫脏了破了烂了臭了,也决不肯剥下。富人当锦衣,穷人乃布衣,当丫环的岂能够胆大包天,穿起小姐的罗裙?

    直至今日,以饰取人,也仍不认为就是唐突。有钱人,西装革履。穷苦人,当然是破衣烂袄了。各种行业,也以服装分别。有国家规定,也有各各创造。或示尊贵,或显尊严,或见权力,或别职责。形形色色,风头十足。

    “衣”,时至今日,已由“包身”晋至“包装”,由遮羞保暖升至扮靓显贵了。其时髦潮流,身价百倍,已经到令人乍舌的程度。且不说内外各种服装表演中,高杆子妙龄女郎在奇装异服的华采及珠光宝气中骚首弄姿,单街面上飞红飘绿,也足以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衣”的消费,在人们的消费比例中已大为提高。青春靓女月月添衣,时时示靓。就是半老徐娘们也常常刻意装扮自己,恨不能捂住年华,而让青春长驻。每有相聚,她们的首遭话题是攀比服饰,交流美容体会。她们总在忧虑着,生怕失宠于丈夫,拼命将自己的日渐人老珠黄掩藏起来。

    就说男人吧。八十年代起,小青年们赶时髦追新潮讲新奇比名牌,把喇叭筒、牛仔裤、夹克西装穿个遍。时至今日,中老年的男士们的包装也都日新月异而突飞猛进,个个显得风流倜傥。有身份的不敢轻易掉价,属腕级的当然款爷气派。一般平头百姓也害怕“败色水”而纷纷装款。更添服装市场大胜从前,于是大街上处处西装革履,鲜衫艳裙。难怪十年前华侨回来,惊呼乡人服装已胜外人。

    我不修边幅,这也许是缘于我的意识还只停留在“保暖”这一初级阶段吧。因此,在“衣”上总是比潮流慢半拍。比如,别人巳“的确凉”  “的确卡”了,我仍然是大粗布;别人已经是“纶”了“丝”了,我才初尝“凉”的味道。我知道如我者并非少数,其原因当是这个“13·7”。

    昔有人写副对联说:“一三年年过,二六月月来”。这“一三”“二六”便是那个年代的布票和粮票的配给指标。而且这种配给长达二十年。

为了对付这可怜的十三尺七布票,人们想出了不少办法。

    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穿了哥,穿了弟,艰苦朴素有后继。”

    食有“瓜菜代”,穿也有“肥料袋”。尽管那肥料袋已给染黑染蓝,但是,村里大姑娘屁股上的“复合”,胸脯上的“挪威”仍然隐约可见,这啼笑皆非之中,又平添了几分苦涩。

    那年头,人们身上不蓝便黑,其款式也千篇一律的“解放装”。在那个荒唐的年代,人们的荒唐也实在是无以复加,对军装入迷得发了狂。谁捞到一件旧军衣,荣耀无比,让旁人眼馋得牙疼般地嘘着嘴。有人在结婚时,新郎新娘双双身穿旧军衣,以,为光荣,是为时尚。这哪里是含情脉脉喜气洋洋的婚礼?其间的火药味几多呛人?

    “南洋客”回来了,“一村大姊九村舅”。连老主人也无法分清是何方哪一层的亲戚了,也担粑担果来拜亲,真是热闹非凡。一担粑换回一包针,几个线团。亲一点的加上几个旧面袋,几条面巾。再亲一点的又加上一二件旧衣旧裤。这沾光之喜很让人眉开眼笑,满脸放光。细一看,那毛巾上赫然书着:“皇后——上海”字样。

    1980年,一个华侨带回十大包的旧衣服。亲戚或村人来了,打开来任其挑择。我感叹这位大慈悲人的好心肠和大方,也为那些受益的乡亲庆幸。可这感叹和庆幸之余,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股辛酸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年代,莫说大家穿不起好的靓的,就是穿得起又有谁敢穿呀?一顶“资”字或“修”字帽子给你一戴,便叫你抬不起头。而且这近亏远忧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总算熬过来了,总算熬来了一个“衣”的万紫千红的新时代。我想,这是应当加倍珍惜的,但愿它还会有进步。

简单生活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